枣泥山药糕

我还要浪费起风的时候,坐在走廊发呆。直到我眼中的乌云,全部被吹到窗外。

 

天涯明月刀OL/ 少侠,你的账号怎么活啦(四)

十三
两个小主人纷纷下线后,芦淼决定去觅食。
杭州不同于小镇,杨柳态,烟波碎。晚上还有守夜人,对着来往行人说夜间行路不安全,还是找家店住下。
芦淼顺着街道左右看着溜达,随便找了间酒楼就钻了进去。一进去就听到有人惊喜声,“花花!”
是北楚。芦淼看到她有点惊喜——无论谁见到可爱的姑娘都会开心——于是芦淼快跑过去拉她坐下,还没待她再开口,北楚就好奇地望她身后说,“这位少侠也在?”
芦淼虎躯一震。
芦淼回头,不解,“你怎么还跟着我,你现在归你自己管了。”
韩远山极自然的在北楚身边坐下,道,“我来吃饭。”
北楚看了看他俩恍然大悟,“不会吧花花,是不是你们两个的主人就在一起所以你们……”
“没错。”韩远山笑着看了眼芦淼,“...

  2

昨天赶回家正好看到第二名,总选,今年又是第二名。

因为看到了很多人的努力,前一天晚上看发卡的直播,凌晨十二点了她才开始彩排——突然才明白这两天,总选对这个体系里的小偶像们的重要性。

披风,皇冠,开始发言。

看到相比去年而言、今年更为坚定又执着的眼神后,我想的是:啊,明年我不划水了,一定要给她投票。

她说:“去年,我们的票数,四舍五入十六万。今年我们的票数,有25万,我们进步了整整九万票,所以说我们没有输!”

“虽然说,不甘心肯定是有的,但我不会止步于此,我不会被打倒的的!”

“这个座位,明年一定是我的!而且,只要我坐上这个座位,我就不会轻易下来的!”

“我一定会成为偶像的顶点的!...

  1 2

天涯明月刀OL/ 少侠,你的账号怎么活啦(三)

于是韩远山就(被迫)陪芦淼开始了各种任务。

芦淼自己别扭的很。好了她已经知道这个神威主人是自己小主人的男票了,这也就意味着将来大多数时间她都要看着这个神威在自己身前身后、挡枪跑腿,自己也要疯狂的奶他。

芦淼觉得自己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这不算什么大过节,真的。芦淼自己安慰自己。不过是个误会啊,误会而已。不计前嫌,还是能愉快的互相搭档的。

然后她就听到神威问她:“敢问姑娘芳名……”

“……芦春花。”

芦淼压根还没回过神来,下意识嘴里就飘了一句。等她回过神来肠子都悔青了,我的天我的系统哦,您还能救救我这张嘴吗?


韩远山笑喷了。

我不信,我真的不信,这姑...

  3

天涯明月刀OL/ 少侠,你的账号怎么活啦(二)

韩远山挺早就在这个世界里了。他平时奔波于副本论剑,有一大群朋友,闲暇时忙于劫镖与被劫镖。江湖少年,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这次他的主人很罕见地,让他来了藏锋谷这个地方,好像要接什么人,却又临时被喊走就匆匆忙忙的停这儿下线了。他自己转了一圈儿只想来喝口茶,没想到刚放下长枪,就被一姑娘甩了脸。

韩远山觉得自己很无辜。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先来的啊妹儿。


芦淼撸撸袖子站在他前面问他,你晓不晓得先来后到。

韩远山睁大眼睛无辜看她,“姑娘,你也并未留下什么说这是你的位置啊。”

芦淼急道,“我们先来的,老板娘看见了!”

韩远山好笑,“是老板让我坐这儿的,...

  4

天涯明月刀OL/ 少侠,你的账号怎么活啦(一)

我的妈哦题目怎么这么长。

私设颇多。

账号在主人登陆之前都在另一个天刀平行世界,可自由走动,会说话,动作免费【,有自己的思想。换句话说就是他们在天刀自己的生活想干什么干什么。主人上线即切换到游戏世界里去。依然有记忆有思想,不过不能自己控制自己罢了,此时内心将充满弹幕。

——在我们不上线的时候,账号自己在做什么?

——聊天,打架,么么哒。

傻白甜系列。我怎么控制不住我几级系列。希望你在这个江湖玩的开心系列。


芦淼师从天香谷,标准身高,标准身材,她的主人耗费两小时给她捏了一张眉如远山肤若凝脂双瞳剪水的大小姐淑女气质脸——肤白貌美大长腿的芦淼俯身照照...

  7

菜谱记录/ 干煸芸豆

中午爸爸买了花椒鸡,我说芸豆除了炖土豆还有没有别的做法,他说有啊干煸芸豆,下酒菜。


——————————————


嫩芸豆掐尖儿拉掉丝,清水洗净。切段。

放油,爆葱花。

放芸豆。会有非常好看的碧绿色,但是要炒到起皱。

把油撇掉,芸豆盛出来。

小碟子调料。孜然+胡椒粉+五香面+盐。洒在芸豆上,拌一拌。


这样的芸豆不像炖的一样,吃起来有点脆,有点甜。

还可以放辣椒丝进去炒。也可以放酱油。


但我觉得这样不如土豆炖芸豆好吃……果然这两个才是好搭档。就像烛台和钟表。

哎明天就回学校了,写了才两天的记录估计要很久很久很久才能再有下一道菜了……


——————————...

  4

这边一直没放图……忘记了。

  1

菜谱记录/ 拔丝地瓜

不想再下APP惹,手机内存捉急啊……


————————————————

拔!丝!地!瓜!


我,空有一颗爱吃的心,却没有一双灵巧的手→_→

妈妈教的~小时候是亲爹第一次做。当时喂我吃了可大一块糖。


把锅烧到没水珠什么的,放一小半油,把切块的红薯放进去炸。

炸到金黄,有点点焦。捞出来。

油倒出来,留一点点,放白糖融化在油里,搅到迷之粘稠状。

红薯再放进去都滚一遍,都要沾到糖。

出锅啦,亮晶晶的~

趁热吃!真的会拉丝!


  5

腊月初九,我踏入这个江湖。

截了很多图,发现调的都是夜景【。

不会用摄像机模式的哭泣着把图上传。倒D2男票截的。

#至今依然没有掌握天刀的调色方法# #笔记本色差好想跳楼#

  1

故事的开始,屋外棠梨花正散幽香,是她的目光,澄净清澈如泉水流淌。

那时有风轻拂衣,他从庭院过,侧身回望,浅笑定格在她心上,便是岁月悠长。

  1 1

© 枣泥山药糕 | Powered by LOFTER